电商黑马贝店崛起,一个季度1亿订单量


2018年终于过去了。对于好多行业而言,这是一个寒冬,尤其是传统行业。媒体上不断报导的大裁员经济大缩水,无不在撕扯着各行业老板和职场人士的神经。在这个整体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贝店异军突起,不但做得很好,而且还越来越火爆,这是为什么呢?

贝店上线一年来,在电商零售领域持续加大创新力度,深耕产品服务能力,业务取得了高速增长,一系列令人欣喜的数据,让人惊叹贝店的发展速度,以及社交电商在中国的市场潜力。随着社交电商的大爆发,张良伦和贝贝集团的全新时代正策马而来。

从流量红利到新商业模式

“好货低价是贝店一以贯之的核心策略。为此,贝店与产品的源头产业链以及品牌商进行直接合作,店主可以通过该平台轻松创业,也能保证让消费者买到价低质优的好产品。”张良伦希望能通过对采购和供应链的把控,实现零售效率的进一步提升。

如果说诞生于2014年的贝贝网依靠的是流量红利,那么今天的贝店则是融入了社交电商这一全新的商业模式和商业思维。在张良伦看来,前者虽然有爆发式增长,但它没有商业模式最本质与内核的变革和创新,供应链也没有革命性的变化;而贝店已具备新商业模式最核心的支撑点。

社交电商的本质是新零售,所以社交电商不变的仍旧是两端,一个是前端用户,一个是后端供应链。电商2.0时代是去中心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的电商传播形态中,有一种是以节点型网络结构为核心,如拼多多,用户为了获得这个平台的收益,需要向他人传播,他人为了获得同样的收益,也会继续传播;另一种则是更加平等的社群网络结构,通过一个个社群去聚集消费者、店主和用户,以此形成新的社群和新的网络形态。

贝店总经理顾荣分析,前端用户需求在不断聚集的过程中,不断改造着后端供应链的结构,而影响供应链的前提是有足够大的规模和确定性,当社群有这样强的需求匹配性和爆发力,就完成整个反向供应链。在做反向供应链的时候,贝店有三个体系类型:第一,品牌商品。通过跟品牌方的反向供应链和反向运营,优化品牌商的货品;第二,工厂优选。找到工厂源头货品,通过工厂来直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第三,产地直采。高频高需的产品,通过吸收产地的方式去反向优化产业链,实现用户和供应链两端的优化和提升。

新一代零售思维的启发

从2017年到2018年,零售业在两个大方向上诞生了很多新玩家,一个是新零售方向,一个是社交零售或社交电商方向。在张良伦看来,今天在谈社交电商和新零售概念时,它们并不是和过去从PC端往移动端转移时所出现的人口红利,或者是和跨境电商一样的商品流通红利,而是代表的全新的思维方式。

也正是在这个新的思维方式下,贝店诞生了。“新零售和社交零售很多东西是融合的,比如,它们都是回到以人为中心。所以2017年我们选择了我们认为最适合的方向,成立了贝店。”张良伦谈道。

用户本身就是消费群体当中的一员,同时也是社交网络的参与者,他用得好的东西就推荐给朋友。从最初的这个逻辑出发,贝店却看到另一个机会——越来越多用户在购买自用商品的同时也在慢慢变成店主。

本以为贝店是基于微信生态衍生出来的社群生意,会有社群意见领袖,意见领袖形成社群与社群之间交流的网络,但通过数据分析,其发现了两个高密度用户群体:一类是有线下店的人,他们加入贝店是为了做扩展服务,比如便利店老板,通过贝店扩充供应链;另一类是做社区团购的人。

如果非要做一个明确定义,贝店便是一个全品类的社交电商平台。张良伦指出:“虽然是全品类,但其实还是以家庭消费场景为核心的普适性的生意。你家里要买锅、买榨汁机,这个我可以卖,但你让我卖手机、电视机,那可能不在我的经营范围。”

“我并不能囊括用户百分之百的需求,但满足所有主要的需求就够了,是一种用户边界的扩展。以水果为例,如果你买水果不着急今天吃,那你可以来贝店买,如果说你买水果马上就要吃,那你还是用每日优鲜、用盒马好了,或者你去线下的百果园店里直接买。”

前端流量创新反向驱动后端供应链创新

在张良伦看来,贝店的迅速崛起,除了得益于社交电商的势能,还在于它解决了这个商业模式本身所具有的痛点。

“过去,那些在微信上销售商品的店主,没有好的供应链,卖给消费者的商品,价格和品质都没有确定性的保障。所以,我们希望搭建一个比较好的电商基础设施,能够为大家所用。”

而当其把源头的供应链进行整合,通过贝店输送给下游店主时,双方产生了非常大的化学反应。一方面,它受到源头厂家和品牌商的欢迎,因为他们可以省掉中间的流通和营销成本,直接用商品触达消费者,并可以拿到消费者数据反向建设自己的供应链。另一方面,店主也受到消费者的喜爱,因为贝店的商品价格能做到98%都低于传统电商平台。

据悉,贝店选取用户日常生活中刚需、高频的商品作为切入口,逐步完善品类,目前在售商品已囊括居家、服饰、食品、母婴等六大品类,商品SKU超2万。其中,原产地直供和工厂直供的商品已占较大比重。 

“后端供应链一定要做扎实,最好就是源头供应链。今天我们可以自信地说,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生鲜公司,但我们已经做到直接承包一座山、一片地,做基地的源头控制、包销。所以最后我们价格很便宜,价格便宜的话,下沉就可以做得很好,因为客单价越低下沉越容易。”张良伦说道。

以社交电商为核心驱动,却不局限于社交零售,去看未来新零售业态里到底人货场在进行怎样的组织方式和网络协同效应方式——这便是贝贝集团要持续做的事。


-END-

Back To Top